全国昨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 当日转为确诊2例


疫情发生后,没有人戴口罩。德国人普遍认为,健康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,只有患病的人才需要佩戴口罩。虽然无人佩戴,但在2月的德国,药店里也仍旧买不到口罩,价格也一直在涨,直至2月底意大利疫情暴发,亚马逊上口罩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。

在托运行李处测量了一次体温,接着出境边检,测体温,再排队过安检。到登机口,工作人员用额温枪再次给我们测量了体温。三次体温检测无碍后,才可以登机,踏上回祖国的路。

德国政府规定检测试剂只免费给有接触史的人检测,这让许多疑似新冠的病患无法得知自己是否患病。如果担心,可以花150欧元自行购买检测套装检测。

孙春兰与抗疫一线专家院士座谈

△ 乔杰院士和她的团队

武汉一地,重症患者已经从最高峰时期的9000多例下降到30日的493例。

隔离14天:此心安处是吾乡

湖北战“疫”大局已定,连日来,来自全国各地驰援湖北的医务工作人员陆续撤离。3月31日,支援湖北60天的李兰娟院士团队返回杭州。

另据通报显示,截至3月30日,武汉仍在院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1461例,其中重症350例、危重症147例。因此,在各地驰援湖北医务人员开始撤离之时,除了五位院士,还有北京、广东、江苏、吉林、上海、浙江、湖南等省份的数千名医护人员继续留守攻坚。

德国媒体的宣传,让许多当地人不但不重视疫情的严重性,反而对于戴口罩的亚洲人都产生了歧视心理。我一个越南同学的父母在当地开亚洲餐厅,由于部分欧洲人对亚洲人的歧视,餐厅的生意也变差了许多。